斗羅之神界青樓

时间:2019-06-30 17:26:49

神界,那片云海之中,安逸卻充滿了生機,最適合隱世之人居住,但也不是什麽人也能來的。
除非神……
修煉之途,人有百級,而這個神便是那個百級。

“唐三,你不仁,我便不義……”云霧之中,一名女子無聲息地出來了,她銀牙輕輕咬著下唇,仿佛受盡了萬千委屈一般。
女子十分美麗,潔淨無暇的俏臉,一頭烏黑的青絲被她編成蠍子辮,宛如真正兔耳的發箍套在頭上,一身粉色的長裙把她那性感的嬌軀發揮到極致,最讓人眼前一亮的,莫過于那一雙美腿。
女子杏眸通紅,小瓊鼻的鼻尖同樣也是紅紅的。眉毛蹙緊,再次說出了剛才那句話:“唐三……你……是你對我不仁……對麟兒不仁,那麽我便不需爲你守住這身子……”
遙望遠方,仿佛孩兒的笑顔還在眼前……
她深吸一口氣,推開了眼前那大門。
二級神抵,河神。他是唐三的下屬,報複唐三最好的方法就是出軌,對象最好莫過于他的下屬。

河神看見現在門前,神情恍惚的小舞,上前抱拳,恭敬道:“夫人。”
小舞回過神來,咯咯輕笑,“好啦好啦,別這麽緊張。”
聲音嬌媚無比,說句難聽的,聽到聲音就可以把人給聽硬那種。
“……對了,河神,你……有妻子嗎?!或者說……做過嗎?!”
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讓河神反應不過來,但是既然是主母的提問,自己一定要回答:“呃…夫人……呃,說起來難堪……小人沒有成親……爲了長身一心投入修煉,所以從未想過成親,但是年少無知難耐的,時候去過青樓逍遙幾番。”
河神斷斷續續地說出來,有些發窘,畢竟在女子面前說出這些話,真的很困難。
但是小舞出奇沒有出現發怒的表情,而是坐在椅子上,饒有趣味地聽著。
“那麽……我覺得怎麽樣?!”
小舞站起來,提起裙擺,雙眼咪咪,好像很高興的樣子。
咕噜一聲,河神看到裙內,那只有海神大人知道的世界。
裙擺隱隱約約透露出白色的內褲,內褲的款式很奇怪,白色的內褲隱隱約約有些透明,黑色的絨毛透露出來,過膝的白色長筒襪,晶瑩的大腿
河神的聲音有些急促了,連連低頭,“不敢……”
裙擺放下,小舞抱起河神的頭,咯咯輕笑:“真可愛。”
說罷便親了下去,河神感受到了柔軟的唇,也感受到了自己一步登聖的快感。
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這就是……這就是海神大人每天享受的快感嗎!啊啊……好棒啊!!
雙唇分離,河神連忙說道:“夫人……這樣不可……”
下一刻,他頓時被小舞驚呆了。
她解開了束在胸前那兩個金環,芊指點著櫻唇,同時拉下衣領,露出了飽滿的胸部,“來嘛,膽子別這麽小,不要叫人家夫人,叫人家小舞,或者舞兒,你家海神大人就是這麽稱呼人家的,而且……”
語氣嬌憨,仿佛與情人撒嬌一般,鞋子輕輕踢了一下河神的大腿,沒有踢中褲裆。
“……都這麽硬了。”
俏皮而不失淫媚。這就是小舞……夫人?!
咕噜……
再次吞了一口唾液,河神終于按耐不住了自己的欲望了,撲上前,舌頭舔弄著小舞的肌膚。
白淨的額頭,明媚的雙眸,鼻尖,下巴,這完美的俏臉,讓河神很享受,小舞同樣很配合河神的愛撫。
其實她也很緊張,對于唐三的報複心讓她如此瘋狂,這是她第一次試到除唐三外的男人,所以昨晚也複習了一遍如何去挑逗一個男人。
河神這次開始親吻小舞的櫻唇了,牙齒輕咬下唇,然后再吻了下去,舌頭舔了一遍貝齒,再與香舌相互挑逗,唾液相互交換,雙唇分離的時候,兩根舌頭還是久久不能分離,吐出來,繼續相互舔弄著。
舌頭分離了,一根銀絲挂在兩人的唇前,銀絲斷了,小舞便把銀絲舔回嘴里,玉掌遮住嘴巴,把口水給吞了,“很甜呢……”
河神傻傻地點了點頭,他伸出雙手,撫摸那飽滿的胸部,柔軟的手感讓河神不禁用力捏了捏。
“啊……”
一聲淫媚的呻吟從嘴里吐出,河神從未想過宛如天仙般的夫人吐出的嬌吟會是那麽的淫蕩。
“死相,輕點。”小舞嗔怪著。
是是。
河神連連點頭,雙手轉移了戰地,摸著小舞那雙長腿。
白絲手感極好,大腿沒有一絲的瑕疵,很棒!
撫摸了一會兒光滑的大腿,河神的手越來越往前,直至大腿根部,從手感上就能感覺到了,小舞小穴上的毛不多,陰部也很柔軟。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這麽快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”
她極其敏感,在幾分鍾的愛撫,小舞達到了一次高潮……
河神伸出手來,雙指粘糊糊的,他嗅了一下,清香撲鼻,毫無雜味,但他並沒有像是一些人一樣吃掉,而是伸出雙指對著小舞的嬌唇。
小舞俏臉通紅,責怪了一句壞蛋,便把雙指納入口中。
手指感受到了夫人的溫度,而且還感受到了夫人舌頭的光滑,夾住舌頭,輕輕玩弄舌頭,小舞眯著雙眸,似乎很難受,過了一會兒,河神抽出雙指,坐在床上,示意。
小舞懂了,走了下床,蹲在河神的胯前,雙手撫摸著褲裆雄起的地方。
好燙……溫度似乎隔著褲子都能傳達出來。
她褪下了河神的褲子,據說了碩大的肉棒,手掌握住肉棒,慢慢撸動,張開櫻唇,把碩大給納入口中,頭部有規律地前后移動,然后吐出來,用香舌舔弄棒身,然后再次吞了下去,香舌不時刺激著龜頭。
小舞抬頭看了看河神呼吸變得急促,而且有些快射的傾向才吐出了肉棒。
抬起了河神的下身,輕輕咬了一下睾丸,吐出,再次含住,扯了一下。
轉移陣地,舔了一下肛門,香舌深入了一下,進去出來進去出來,如此反反複複。
原來,夫人的技術這麽高超。
河神很享受,小舞再次含住龜頭的時候,他終于射了。
滿臉精液,小舞一邊把精液送去口中,一邊口中喃喃道:“太浪費了。”
似乎被小舞這個舉動所觸犯,河神伸出手準備將小舞的衣服給脫掉,卻被剛好吃完精液的小舞